天武红颜(十四)

        2010-11-22 来源:网络 作者:武者[已有贴,0人参与] [论坛] [我要提问]

  终于,该向这一切诀别了。

  武者在中州徘徊许久,对小贩们的叫卖声似乎已经充耳不闻,心底的声音不止一次的在耳边回荡。

  沙城已经收复,可心中的净土已经沦陷。沉思后,武者觉得心中空荡荡的,曾经的爱恨情仇悲欢离合就像头顶的浮云,被风一吹,悠悠的散了。活着已经没有目标,除了呼吸可以证明自己仍然是活着的,脑海与心灵已经不再有生命的迹象。天地间,行尸走肉到处都是,只是此刻又将多了一具。

  武者缓缓的扭头看看身后熟悉的王城,那条小河,那几道栏杆,那六座天下第一的雕像,那些光滑的青石板,还有,身后那只紧跟着自己,但却低着头,像犯了错的孩子一般可怜的踏云豹----小忠。

  当再扭过头时,两行热泪怆然而下,滑过被风吹得有些发红的脸颊,滑过那件刻满刀痕的黑色战甲,落入地面,溅起三两滴水花,混入微尘,便悄然无息的不见了,在这茫茫人世,原来自己也像这滴泪珠一样,短暂的晶莹闪耀着光芒,却并不能阻挡坠入尘土中那一刻的凄惶。

  武者抬起右手,用袖子轻轻拭去泪痕,然后,不再回首,慢慢走向中州的桥头。

  几步的距离在此刻显得格外漫长,小忠的低鸣在此刻显得格外凄凉,武者的双手在桥边的旗座上轻轻的抚摸着,抚摸着刚刚立起的玄天功德牌,石雕的玄龟背上驼着两块巨大的石碑,本该在这上面刻下自己骄人的战绩,本该在这上面写下自己爱人的姓名,可事实上,在武者看来,这两块石碑此刻却更显得像是两块墓碑,而墓碑的主人,是武者自己。

  石碑随着武者的心意,渐渐显出了字。很快,字迹越来越清楚,武者的胸膛开始起伏,战甲的护肩也开始微微的颤抖。

  起风了,石碑上的字迹也停止了。淡灰色的玄天功德碑上刻着发白的字体,诀别的话语,有些触目惊心。

  武者相信不会再有奇迹令自己留下,深深的吸了口气,拿出传音号角,向所有关心过自己的战友,亲友们宣布这一决定。虽然是诀别,却更像是喃喃自语的念着自己一生的回忆。

  “不然还有哪些人没有睡着”?

  “我要走了”。

  立刻就有人问了,“武大,你要去哪里?”武者没有回答,继续着自己一个人的对白。像是说给天下人听,也像是说给自己听。

  “想想这些年来,有太多的回忆,有太多的经历,本不想如此的,可是,我真的不愿意再留下,这片天地,已经不再有阳光,武者也不再有快乐,感谢曾经陪我一起并肩战斗的兄弟们,你们的一往无前成就了今日无可匹敌的沙城,在我走后,希望大家继续着这份默契与坚强”。

  静悄悄的夜空,星光流转。

  武者顿了顿,清了一下嗓子,告白仍旧继续。

  “现在每天活着,对我来说都是种折磨,我恨苍天,给了我最美的,却不顾我的哀求,给了我却为什么还要拿走?老天,我恨你!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心软还是残酷?为了一份自己对别人的痴情,我伤了一个又一个对自己的痴情,真的,我不想害人了,这不是我想要的。每天都要想着不愿意想起的事,每天都要听到不愿意听到的话,我真的受不了了,亲爱的兄弟们,亲爱的战友们,对不起,我败给老天,败给我自己,作为失败者,我选择离开。”

  传音号角渐渐的失效了。武者咬着嘴唇,此刻连呼吸都让人觉得有些嘶哑。

  天空淅淅沥沥的下起了雨,落在脖颈中,很凉,很凉。中州的广场上多了几个身影,武者认识他们,那是残云和寂寞鹰。他们的行会虽然没有怎么打过交道,却没想到,在临走的时候,是他们来送自己。

  “武者,走好”残云与寂寞鹰目送着武者,轻轻的叹息。

  武者的脚步停住了,他突然想起,在离开之前,还有件事没做。于是他转身向北方那个风沙的世界走去。。。

  未完待续)

来吧!激活码,全互联网最大的游戏福利平台,唯一微信号:u9newgame

292

网友评论